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企业文化

七煤记忆(2)

日期:2018-09-13    来源:    作者:

团结奋进的公司副总师以上领导
  过去的“老人”跟我讲,东北只有七台河生产主焦煤,1980年的七台河矿务局还都是小斜井生产,串车提升,产量每年只有324万吨。到了1981年,全国煤炭告急:鞍钢、本钢等用煤大户加急电报雪片般飞向七台河。招待所里买煤的人络绎不绝。这是大搞矿井改造的时代要求,是彻底解放生产力的现实需要。
  当时七台河矿务局压缩非生产性开支,两年没盖一幢楼堂馆所、两年没买一台小车,把有限的资金全用在矿井改造上。然而,生产成本与1980年比较,吨煤消耗还是上升了两元六角。用“老人”的话讲:“今儿个胀点肚,明天抱个金娃娃。”事实也正是如此,全局22对小斜井变成五个矿集中生产,实现运输标准化、支护钢铁化、采掘机械化、排矸通风集中化后,矿井能力大幅度提升:新建煤矿由63万吨提升到120万吨;桃山煤矿由75万吨提升到105万吨;新兴煤矿由75万吨提升到120万吨,总计净增能力132万吨。
  1984年,七台河矿务局年产突破436万吨,至此,每年以增产80万吨的幅度向上增加。到1989年,年产已达到811万吨;全局工作面单产,由1980年的日产5000吨增至12600吨;到1988年,西部区矿井改造全部完工。
  1981年伴随着桃富运输公路(东进路)的开工建设,多年渴望的向东部区进军终于拉开了序幕。同年6月1日,拉开了富强煤矿立井前期准备工作“四通一平”的序幕,工程进度很快,11月1日正式开工。1986年末,东部区开发打开局面,七台河矿务局自行设计施工的第一个现代化立井、富强煤矿立井提前一年投产,两年后正式达产。之后,铁东煤矿、龙湖煤矿陆续建成投产。铁东煤矿初期设计能力72万吨,1990年达100万吨;龙湖煤矿初期设计能力75万吨,1987年开工,1990年建成。至此,东部区成为解决东北地区能源不足的一个煤炭基地,奠定了七台河矿务局煤炭生产的战略格局。
  通过改造与开发并举,七台河矿务局的煤炭生产能力迅速提升。
  在西部区集中改造、东部区开发之后,七台河矿务局又开始其自身发展的第三大战役———实施精煤战略。领导班子在总结了1975年建成的新建煤矿洗煤厂(现七台河洗煤厂:1972年4月1日,洗煤厂破土动工,1975年6月验收投产,设计年处理原煤90万吨)基础上,加大投入、提高档次、向上争取,从1986年起,先后建成投产富强选煤厂、桃山选煤厂、铁东选煤厂、新兴选煤厂、龙湖选煤厂五个现代化选煤厂,使全局选煤厂由一座增加到六座。从1985年开始,自筹资金600余万元,对入洗能力120万吨的七台河洗煤厂进行改造,使入洗能力提高到200万吨,年增收资金400万元。六座选煤厂入洗能力逾千万吨,结束了七台河出售原煤的历史,大大提升了企业的经济效益,向煤炭精深加工迈出了坚实步伐。
  时间可以检验一切,西部区集中改造,东部区开发,精煤战略,这样的谋篇布局极有战略意义和长远眼光,有人做过一个统计:
  ——1981年后的7年时间,全局投资近3000万元,购买7万多棵单体液压支柱和800根切顶墩柱,除4个综采面外,23个高档普采面全部实现钢铁支护,成为东煤公司第一个单体液压化局。采煤机械化程度由1980年的62%提高到76%。1985年,七台河矿务局第一台综采机在新建煤矿四井正式投入生产,标志着七台河矿务局煤炭生产现代化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,掘进机械化程度达到74%,使采掘同步发展。1985年至1987年增收的9600万元资金,66%用于井下装备和安全措施,从而保证了企业有充足的后劲。
  ——1985年,新富煤矿成立。同年,七台河矿务局总工程师石英荣获全国总工会颁发的第一批“五一劳动奖章”和“五一劳动奖章证书”。
  ——矿区铁路实现跨时代意义的自营、电气化。说到矿区铁路实现自营这段历史,七台河矿务局“老人”都说一定要写上一笔。1986年春节,由于车皮供应不足,落地煤堆积如山,白白自燃,再运不出去,就得停产。运输问题不解决,七台河矿区很难发展。在矿区铁路自营建设中,七台河矿务局自己买电力机车41台、蒸汽机车5台、内燃机车2台等等,经过3年多的艰苦奋斗,1989年7月1日,七台河矿务局终于实现了矿区铁路自营:自己有机头,车皮自己配送,自己编组,不仅解决了车皮供应和发运不及时问题,还结束了矿区铁路由国铁代管的历史,全局出的煤炭通过矿区集配站编组发往全国各地。
  ——1987年至1989年底,七台河矿务局三年建职工住宅339730平方米,有7740名矿工喜迁新居。技工、师范学校教学楼拔地而起,全局44所中小学四年扩建面积达11万平方米。
  ——1988年7月,全国煤炭工业薄煤层现场会在七台河矿务局召开。
  1989年七台河矿务局晋升为国家二级企业,同年入选全国五百家大企业名单,从此,进入国家大企业行列。
  这个时期,整个七台河矿务局就像一部大的机器,包含煤矿、选煤、非煤、矿建、土建、医疗、教育、林业等十多个领域,是名副其实的壮年局。
  1990年实现“八二一三”奋斗目标,即产量800万吨,盈利2000万元,全员效率达到1吨,百万吨死亡率降到3以下。同年,七台河矿务局请求煤炭工业部投资修建的桃山水库净水厂投入使用,35万煤城人由喝地下水改喝桃山水库水。在石龙山还建立了一个容量为598万立方米的小水库,并开发成集旅游、度假、培训、疗养、种植、养殖六位于一体的矿区农副业基地。
  1991年12月16日,七台河矿务局全年产量首次突破千万吨大关,成为中国煤矿第19个年产千万吨矿务局,夺得全国薄煤层之冠,创出薄煤层突破千万吨全国第一、全员效率全国第一、机械化水平全国第一、经济效益全国第一等“六个全国第一”。
  1993年,富强煤矿至龙湖煤矿自营铁路正式通车,铁路全长17千米;热电厂并网发电,结束了矿区不能发电的历史。  
  三、市场无情 谷底求生  
  七台河矿务局煤炭产量突破千万吨后,1991年至2016年煤炭产量连续26年在1000万吨以上,其中,2005年和2009年均创出1250万吨纪录,2002年全年生产原煤1324万吨,创矿区开发建设45年来的纪录。2003年全年生产原煤1407万吨,达到矿区开发建设60年来的最高峰。
  但是企业效益好坏,起决定作用的永远不是产量,而是市场。到了90年代,市场格局的变化,让七台河矿务局深刻领教到市场的冷酷与无情。
  在90年代之前,七台河是因煤而兴的,尽管七台河曾经是勃利县管理的一个七台河村,但是伴随着七台河矿务局的发展壮大带来了七台河的发展壮大,后来曾有“小小勃利县、大大七台河”的说法。因七台河矿务局的存在,伴生了一个黑龙江省地级市——七台河市。
  但是到了20世纪90年代初,在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过程中,七台河矿务局由于市场总量过剩,包袱沉重,一度陷入困境。曾经的风光不再了,取而代之的是艰难的跋涉、痛苦的求生。
  国家税收不能保障,职工工资不能正常发放,职工情绪低落,这是七台河矿务局历史上遭遇的第一个市场“寒冬”,这个寒冬,让七台河矿务局经历了发展的“灰暗期”和苦难的“长征”。这个过程很长,长达10年之久。
  在回忆煤矿陷入低谷的时候,公司党委委员、宣传部部长张玉贤说,党中央、国务院、煤炭部、省委省政府、市委市政府都曾帮助企业摆脱困境。90年代,黑龙江省危困地方不少,黑龙江省公务员曾捐出一个月工资支援龙江四个矿务局渡难关。
  1993年后,煤炭市场越来越不景气,缘煤而兴的七台河市,陷入了困难的境地。
  七台河矿务局变守家待客为送货上门,在东北三省大城市设立煤炭销售处,出台《关于机关处室人员到外埠开办煤炭经销网点的具体规定》,鼓励机关干部到外埠卖煤,尽可能保住市场。
  1994年1月10日,春节前夕,龙江四个矿务局的危困情况引起了时任黑龙江省省长邵奇惠的重视。他带领省政府各部、委、厅的主要负责同志一行30人到七台河矿区视察,走访富强煤矿、新兴煤矿、桃山煤矿等单位,问候一线矿工、公伤职工、待业青年和放假矿工,看望贫困户、特困户等。并为七台河矿务局解决煤炭外运等实际问题,为矿务局贷款1490万元,清欠贷款1510万元,用于解决矿务局职工春节前的开工资问题。同时,省政府还专门拨款100万元救济市、矿务局困难户。
  这十年,煤难卖、款难要,拖欠职工工资,拖欠医药费、电费、铁路运费。供大于求、三角债,转换机制、成本核算、扭亏增盈、春雷一号工程、聚宝盆效益攻关、精简分流、解困振兴、模拟长征,是七台河矿务局的热词。
  1995年,铁路运输涨价,30%的车皮进入市场,七台河矿务局陷入煤炭市场疲软和运输紧张两难境地。“那个时候,我们是跪着挖煤、磕头卖煤,作揖要钱哪!”外债11个亿,许多供应材料、设备的厂家纷纷停止供货。最严重的是大量拖欠职工工资。为避免应收煤款前拖后欠现象,七台河矿务局取消托付结算方式,推行结算、运销、调度一条龙的管理制度,制定了催收陈欠的新规定,要求把1994年底以前的所有陈欠款全部清回,组成清欠大军,兵分八路催收8亿元陈欠。同时,把有能力的离退休人员也组织起来去清欠。
  “七煤”的不景气还直接影响到了七台河市。市里70%的财政收入是靠煤矿。七台河矿务局上缴不了利税,连市里的公务员都发不了工资。一位政府干部这样形容两者之间的关系:“煤矿的效益不行,七台河卖冰棍和擦皮鞋的都赚不了钱。”
  也确实如此,笔者在七煤工作20余年,第一次困难时期也刚好赶上。记忆中,矿务局一开工资,整个七台河市场都是热气腾腾的。矿务局开不出工资,七台河市场都是萧条、了无生机的。那时候,有“矿务局一感冒、七台河打喷嚏”之说。
  七台河矿务局职工的记忆深处最困难时期有三年,工资收入低,又接连七个月压资,桃山煤矿的一位矿工说他最难时是全家只有30元钱了,又赶上一个同事家孩子结婚,这30元钱都随了礼。出嫁的女儿工资低,生活比较困难,为了节省钱,一日三餐还都回他家吃。
  七煤普通干部职工,关于困难的记忆,虽各不相同,但有一点是相同的,企业困难,大家的日子真真切切的都不好过。
  1994年8月,时任省委书记岳岐峰听了矿务局的汇报后说:“煤这一块多了不可能,巨大的潜力在非煤这一块,弄得好,5个亿是它,16个亿是它,几十个亿是它。要发展主业,先发展副业,就这个辩证关系,不然主业也保不住。”
  一个以煤为主,以非聚财,一业精,多业兴的“一局两制”蓝图就此诞生。另一方面,七台河矿务局对9个矿、5个洗煤厂以外的23个局直属国有“非煤”企业实行委托经营,并逐步向公司化改组过渡,这23个单位脱离“母亲”,“下海”求生。从此,全局开始开辟第二战场,发展“两非”经济。
  1996年至1997年间,七台河矿务局利用国家政策贷款8500万元,先后在牡丹江农垦分局所属兴凯湖农场购置6.57万亩荒地,在抚远县海兴乡购置1.35万亩荒地,在七台河市区购置3万亩荒地。同时购进挖掘机、拖拉机等农机具626台套,由各矿、厂(处)分别开发经营,安置下岗分流人员2016人,使七台河矿务局实现了转产分流、以工务农、以工务牧的行业战略性调整。
  1997年春耕时,笔者曾去兴凯湖那片土地看过,由于这块黑土地沉睡多年,极其肥沃,翻过的土棱表面上闪着油光。但是也正是因为刚开春,土地极其泥泞,由各矿分流人员组成的非煤的开荒者们,挽着裤脚,在黑黝黝的泥土中挖渠引水、艰难造田,一个个都成了“泥腿子”“一人一把镐,三镐三亩田”,非煤职工开垦出4万多亩荒地,其中抚远农场开荒13500多亩耕地。从此,七台河矿务局有了自己的黑土地,有了自己的农业生产基地。
  1997年,七台河矿务局在石龙山举行了一○四农副业开发基地的揭匾仪式。早在60年代,国家煤炭部104名老领导、老干部曾在此开垦荒地,艰苦创业,“一○四”因此而得名。“一○四”基地是矿区粮油自给的主要基地,2万多亩的肥沃土地上盛产大豆、水稻、玉米等粮食作物和白瓜子、红小豆等多种经济作物。
  到2006年,仅兴凯湖农场就拥有耕地31000亩。之后很多年,给职工发放的扶贫粮都是自己农场的水稻,为困难职工提供了有保证的稳定“饭碗”。
  2015年12月,兴凯湖农场的2.3万亩土地,被省政府划归农垦总局853和855两个农场所有,由这两个农场负责七煤2000名转岗职工开支吃饭问题。
  非煤的老职工说,开荒种地的当年,就曾有人预言:“早晚看吧,七台河矿务局以后一定会借上这块土地的大力……”
  时间是最好的检验者,事实也正是如此。
  不仅是农业,当年,七台河矿务局向国家申请绿化荒山工作,以弥补坑木使用给国家带来的森林消耗。当时,七台河矿务局在供应处组建了林业队,以每株几厘钱的价格购进树苗,以1.51元的日工资雇用临时工植树。矿区老一辈林业人采用钢丝拉绳等方法植树,红星林场和新兴林场,是利用每吨煤提取1角钱的育林资金,在红星林场栽种3.7万亩,在新兴林场栽种2.7万亩,就连桃山公园、仙洞山公园的大片落叶松都是七台河矿务局培育起来的。可以说,矿区几代林业人造林不止、护林不息,使矿区荒山满目苍翠,建造出7万亩林地、活立木蓄积量32万立方米、市场价值1.5亿元的“绿色银行”,在2015年时,同样为转岗职工就业出了大力。
  1998年2月28日,七台河矿业精煤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成立,延续了四十年的成长思维开始转变,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种种正在成为历史陈迹。
  改制后的第一次董事会,确定了六项主要工作,要求进一步抓好减人提效,实现再就业工程,全年完成减员分流6000人。大力推进股份制和股份合作制等形式的企业改革,试图在黑龙江四局“亏损圈”中率先突围。
  “来,大伙再加把劲儿,早干完早歇着。”1998年4月,富强煤矿供应科党支部书记韩德士及10名机关人员组成的装卸队伍正在热火朝天地卸车。年初,这个科有职工204人,先后6次减员,共减员40人,并于4月15日全部到位。
  当时号称10万职工20万家属的七台河矿业精煤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,开始了新一轮的减人提效。这一年,基层各单位纷纷减员提效和压缩非生产性支出。
  然而,困顿却一直伴随在左右,到1999年,七煤内外交困,亏损1亿多元,拖欠职工工资2.1亿元。给工人开工资就要欠税,交了税就没钱给工人开工资,直到2001年9月,未见转机。
  为扭转这一局面,这一时期,七煤出台了一系列为企业渡难关的措施,提出“三年扭亏、四年解困”和每年工资按照5%的幅度来增加的目标,以期让干部职工看到希望。
  具体措施:一是狠抓私卖煤,成立“煤炭产品管理稽查大队”,公司纪委与煤炭稽查大队联合在百里矿区昼夜巡逻,并先后处理了41名矿长以下人员(管理人员),从而增煤90万吨,按当时价格就是1亿元,用这些钱七煤当年交足了税金,给工人发了当期工资;二是集中招标现金采购,一年为企业节支1亿元;三是小煤矿从七煤大矿拉线买电必须预付一个半月电费,一年下来,又节省4000多万元;整顿销售人员与客户勾结、虚报运煤商务损耗问题,一年省出4800多万元。四是对基层生产单位实行责任承包经营制,公司把所有的生产费用、包括工资费、材料费、租赁费等各种成本,全额承包给生产单位。同时实行企务公开,当日工资当日上墙,避免了套取克扣工人工资的现象。  
  四、黄金十年 煤价起舞  
  一度在低谷中徘徊的七煤,伴随着新世纪的曙光就这样迎来了解困振兴的春天。自2001年以来,原煤产量逐年递增,经济效益逐步提高,职工生活也有了明显的改善。从亏损7000万元到率先在全省煤炭企业中扭亏为盈,从一度七个月未能开出工资,累计欠发工资2亿元到工人年均收入逾1万元,一个亏损多年的国有煤炭企业,短短数年间就由衰而兴、扭亏为盈,书写了令人钦佩的业绩。
  2002年煤炭市场有了转暖的迹象,当一车车煤炭承受着车轮滚滚流向各地,久违的现金、支票开始重新回流到七煤的账簿。
  七煤根据煤炭市场形势,果断实施“二次精煤战略”,对洗选设备、工艺流程更新改造,使精煤生产能力由过去的300万吨提高到500万吨,还打入了南方和国外市场。在保证正常生产所需投入后,首先确保职工当月工资发放,并开始逐步补发拖欠的工资和医药费。
  2003年,煤炭市场好转,煤价上扬,再一次带动了煤炭销售和回款,为七煤扭亏为盈起到了重要影响作用。这一年是七煤走向辉煌、喜创佳绩的丰收年。
  就是在这一年,全国煤矿安全质量标准化现场会在七台河召开,这是七台河自1988年承办全国薄煤层现场会后承办的又一次全国规模的会议。具有七煤特色的“一化变十化”“精品加艺术”的质量标准化新规范赢得了行业内一致赞誉。早在20世纪80年代,七煤人就着手抓兑规作业和矿井生产的质量达标工作。因为随着煤矿用工制度的改革,大量的农村自流人员来到矿山“淘金”。为了解决他们作业行为不规范的问题,七煤人以“评最佳抓最差”为重要手段,开展全方位的质量达标竞赛,由安全监察部门牵头,对各生产矿井进行检查评比。评比的办法是将有关质量达标内容分项、规定打分标准,由单项打分汇总出结果。这种方法行之有效,促进了质量达标的不断发展,曾先后涌现出了新兴煤矿和富强煤矿闻名全国的质量达标先进单位。在他们的带动下,矿区兴起达标高潮。到了2003年,全公司10个大矿,矿矿有质量标准化建设的“亮点”,无论走到哪个场子面、掘进头,或是运输大巷、配电点都会看到高标准的“杰作”,井下“黑、脏、乱、差”的现象少了,取而代之的则是比有些地面环境还整洁的新面貌。这正是把安全质量标准化作为生命工程来抓、打造煤矿安全生产长效机制的结果。当时,双鸭山公司在“大打质量达标创精品会战”中提出了三年内达到七煤标准的奋斗目标。
  七煤的脱贫解困使整个七台河市重新生动起来。
  原煤产量逐年递增、经济效益逐步提高、职工生活也有了明显地改善,这些变化,也得益于党组织的政治核心作用、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的发挥。七煤党建工作得到市委、省委、中央组织部门的充分肯定。2004年,中央政治局委员、书记处书记、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同志做出批示:在“七一”前夕,各主要新闻媒体集中总结、宣传、指导七煤党建工作的先进事迹。这在七台河矿区开发建设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。
  2004年12月26日,龙煤集团在哈尔滨市成立。七煤跨入新的历史时期。
  2004年、2005年这两年,七煤陆续补还历史欠账,其中包括职工工资2.9亿元,全公司所有陈欠工资全部补齐。同时,补发医药费和独生子女费,实现了不欠工资、不欠医药费、不欠电费、不欠铁路运费“四不欠”。成立了保健食品公司和各矿保健食堂,实现了保健餐配送到井下;投入2000余万元,修缮5个洗煤厂职工浴池和8个矿办公楼;投入500万元资金,为生产劳动竞赛优胜单位定做15500套矿工作业服,这也是七台河矿区开发建设史上的第一次,这一年3.4万余名矿工领到新工作服和新胶靴;首批150套矿井专用保温不锈钢热水壶分别送到新建煤矿、新兴煤矿、铁东煤矿井下,一线矿工喝上了热水。
  伴随着煤价上涨,七煤的好日子持续了十年左右,没有滑坡。
  然而,七煤从建设初期就承担了绝大部分应由政府承担的职能,企办教育、医疗卫生、公安、供电、供水、公路、林业、铁路等,仅教育集团、师范(含高中)、戍企公安分局、消防、社保、物业、环卫的补助经费就高达6106.4万元。而且每个单位都有资产负债,额度很大,有的甚至超过资产总额。
  这个现状不解决,一旦将来煤炭市场再下滑,怎么办?回溯公司改革调整的“历史途径”,就会发现先整合、后理顺、再改制的整个理性发展过程,合、拆、破、立成为独具七煤特色的改革发展之路。
  公司继2004年1月对局址区域所有集中供热划归水暖电讯公司管理后,4月,又将矿区基层单位居民锅炉供热划归水暖电讯公司统一管理,实现供热管理专业化。2006年投入1000万元对矿区供热系统部分主干管网及职工住宅进行改造。2007年对供暖存在问题的矿属28栋供热设施老化住宅进行分户改造。
  设计院、勘探队、安装公司、矿建公司整合了。三位一体重组成立矿井建设公司,原来的三个实体分别更名为矿建队、安装队、勘探队,成为矿井建设公司的权属单位;车辆整合了,成立运输总公司,将全公司生产运输车辆进行集中专业化管理,实现了运、管、修、配件采购一条龙;医疗卫生整合了,成立七煤医疗中心,各矿厂分离出来的医院为分院。
  在小井整合方面,按照龙煤集团的要求和矿井产权国有化、行政管理区域化、隶属关系大井化的原则,顺利完成了三个“二区”13个处级单位的整合工作,为小井进行联合集中改造奠定了基础,在解决长期存在的体制不顺、产权不清、管理分散、安全无保证的问题上迈出了重要一步。
  2005年9月1日,经过市矿双方一年多的共同努力和积极协商,中小学校整体移交剥离的问题终于达成共识,七煤企办教育正式移交市政府。40所中小学、3381名教职员工,其中在职教职员工2782人、离退休教职员工599人正式划入市政府管理。
  在企业政策性破产方面,铁东煤矿和富强煤矿顺利完成破产后职工安置等工作,并分别更名为新铁煤矿和新强煤矿。
  黄金十年,七煤紧紧抓住煤价上扬、效益上升机遇,打牢矿井安全基础和增强技术装备实力。2006年至2011年,七煤落实安全费用和进行安全投入总额约为27.1亿元,补还安全欠账、进行系统改造、淘汰更新老旧杂设备,新增安全设备11019台套;积极推广先进适用装备,投入19.7亿元,新增各类设备13103台套;深化瓦斯治理投入3.75亿元,加大抽放力度,缓解瓦斯对生产和安全的制约;推行全员安全风险抵押,实行个人安全基金账户和干部安全包保抵押政策,兑现风险抵押、安全年奖金、百日安全会战奖金3.7亿多元。
  2007年3月,公司党委聘请清华大学课题组,帮助研究建设特色企业文化工作,总结提炼出了“不畏艰难、自强不息”的企业精神、“跪着采煤、站着做人”的矿工精神,一直沿用至今。在矿区开发建设六十年当中,企业精神也是随着时代的演变不断发展变化的:1985年,七台河矿务局党委第一次提出了“团结一致、积极进取、勇挑重担、多做贡献”的企业精神;1995年,七台河矿务局党委根据企业的改革发展,又提出了“出奇兵竞争、跨越式前进”的企业精神;2000年,公司党委根据企业改制和发展,提出了“爱岗敬业、务实创新”的企业精神。
  2007年,黑龙江科技学院等院校的120名大学毕业生到七煤就业,这是进入市场经济以来,首次接收如此多的大学毕业生。第二年,又有88名黑龙江科技学院毕业生报到。